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64884.com > 正文
滴滴顺风车春运暂不上线 专家称应公平界定任务
更新时间:2019-01-24

  中新社北京1月23日电 (王庆凯)2019年“春运”已拉开大幕。官方预计今年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再翻新高。为顺利实现今年春运,中国“水陆空”多种交通工具开足了马力。但因为今年春运前期迎来务工流、学生流、探亲流叠加的出行高峰,一票难求气象仍未缓解。

  就舆论关注的今年春运滴滴顺风车是否恢复上线,滴滴回应中新社记者称,今年春运,滴滴顺风车无奈连续供应服务,仍在全力整改中。濒临滴滴的人士表示,目前各方对顺风车的产品设计、安全标准以及任务界定尚未达成共识,相应打算还在探讨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实行主任刘晓春亦认为,与快车、专车不同,顺风车平台起信息中介作用,更像咸鱼、58同城等平台,非车辆承运人,是民事活动主体,而非商事主体。

  “顺风车是严厉意思上共享经济的典型。”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日前在“第十六期E法论坛”上表现,准则上不国度会反对共享经济,由于共享经济利于资源的优化配置。“但新模式在运行过程中或波及新问题,不能因此否认模式的正当性。”

  “网上抢不到票,据说售票窗口兴许有机会,下班过来试试福分。”准备腊月二十八回山东过年的张茜在北京南站售票大厅向中新社记者表示,往年抢不到火车票,还能约个“顺风车”,今年滴滴顺风车下线后,就只能决定抢火车票了。

  这一说法在交通运输部等部分组成的保险专项检查工作组的通报中得到了印证。通报称“滴滴顺风车规则违反国家跟地方有关规定,涉嫌非法经营道路客运,业务资金结算模式分歧规”。(完)

  回到滴滴,徐康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滴滴这些年实际上扩大了顺风车的边界,顺风车应以自我出举动主,而不是不受限度地供给客运服务。

  但薛军也指出,平台如果仅是从事信息撮合业务,那其保险保障义务范围也应限于此。比喻,严格审核驾乘双方身份信息的切实性等。

  在薛军看来,共享经济突起得益于信息交互平台,平台在其中承当了信息撮合的作用。但因为平台持续进行这项工作,并收取服务费,这就成了从事经营运动,要承担相关法律义务。

  徐康明表示,是否发展顺风车,有关局部有不同声音,但《国务院办公厅对深刻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引导见解》还是包含了顺风车业务,“政府是鼓励真正意思上顺风车的”。

  2018年,在多方压力下,滴滴宣布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进行整改。不可否定,顺风车对缓解春运压力起到一定作用。滴滴数据显示,2018年春运,滴滴顺风车运送乘客3067万人次,等于17万架波音737飞机的运送量。

  “这应是理解或分析当前所有共享经济业态的出发点。”薛军表示,未来共享经济还将有一个好的发展空间,但共享经济对全部监管系统提出了巨大挑战,将来或会有一场监管思路上的大调解。

  刘晓春在论坛上表示,加强顺风车平台的责任应该倡导,但在互联网领域,这种责任往往以快速粗放化、大范畴的方式把成本转嫁给用户。假如平台责任设置不合适,可能会为全体行业带来不可承受之重。

  上述追求“合规”的行动,是滴滴在扩展6年后,开始认真审视自身存在的问题。

  (经济观察)滴滴顺风车春运暂不上线 专家称应公平界定责任